[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从四川地震谈到新闻自由。
(博讯2008年05月23日发表)

    
    从四川地震谈到新闻自由。
     (博讯 boxun.com)

    一直放不下新闻自由这个话题,是因为我觉得,在中国民主转形中,新闻自由是一个最佳的,或说是最不坏的突破口。比起环境等天灾和战争等人祸;比起经济崩溃和社会动荡,新闻自由应该是中国转形代价最小的突破口。或是在社会转形震荡中,能够减轻对社会和人民伤害的最佳的突破口。
    
    而今天的中国,新闻自由的确有可能成为中国民主转形的突破口。从改革开放后,市场化,私有制,多元化,民间组织,公民社会等一步步的转变,使新闻有可能成为中国政治变化的突破口。
    
    今天科技的发展,如互联网,手机等,是新闻自由成为突破口的最有力的支持。
    
    对新闻自由的趋向和变化,有不同的应对。
    我肯定今天中国任何的新闻管制松动,不论当局只是被迫的,只是暂时的,只是局部的管制松动。
    就是被迫的,为什么不能迫使他再进一步的开放?就是暂时的,为什么不能努力让它变得比较长远的变化?就是局部的,为什么不能扩展的越来越大,扩展到全局?
    
    竹幕被撕开,就是突破。
    
    反对者的逻辑也是非常清楚,简单:因为中国现在在中共统治下,所以任何对中国正面的行为,都是给中共的脸上贴金。正如他们抵制奥运的理由一样。他们反对中共,就必须同时反对中国;他们的根据是:中国的任何正面的形象,都有利于中国的统治者中共的形象,都必须反对。
    他们也反对中国新闻自由的松动,他们认为,新闻管制的任何松动,只能是有利于中共的对内和对外的正面形象,都只会是减轻中共的国内外的压力。
    
    竹幕被撕开,就是突破,该做的是努力于让裂口越来越大。这是我对今天中国新闻自由的看法。
    
    发生在地震之前的西藏事件;促进了地震中新闻管制的松动。
    
    西藏事件让中共和西方媒体都大吃一惊。
    
    开放后的三十年,中共自认为有实力进入世界之林。凭借着经济的崛起和奥运主办权的获得,踌躇满志的中国准备进入世界舞台的聚光圈中,万万没有想到在他们撒了大把银子的,已经自信的敢开放作为外国人的旅游点的西藏翻船。
    中共就像是一个乡下的暴发户进城,突然发现,城里人仍然没有准备接纳他。
    
    西方媒体同样是大吃一惊,一贯和中共这个僵死,封闭的国家媒体对垒的西方媒体如此的轻敌和傲慢,突然发现自己败在了自己的原则下。年轻的中国人在现代科技的帮助下,用西方的互联网技术和西方媒体自己的真实,客观,公正原则,挑战了西方媒体巨人。蚂蚁挑战了大象;而且是的确咬痛了大象。
    
    另一个让西方媒体吃惊的是,他们为之仗义执言的中国人根本不领他们的情;不卖他们的帐,而他们最寄予希望的有文化的,接受了西方影响的年青人;现在就是站在他们的对立面。
    
    双方在震撼后,在思索,在考虑下一步的自我调整的时候。大地震发生了。
    
    中共从西藏事件中的正方两面吸取了教训,从他的邻居缅甸吸取了教训。第一次也尝到了一点点开放新闻的甜头。
    
    中央电视台的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滚动时世新闻报道,意识形态被有意和无意的淡化到了舞台的背景。重大事件的新华社垄断被打破;世界的记者如美国之音记者活动在地震灾区的第一线。
    
    危机中的报道需要:,“说出真相,迅速说出来,首先说出来。”为了应对危机,就必须为新闻松绑。
    
    
    开放新闻的封锁得到了西方媒体和整个世界的回报;奥运没有运出来一个同一世界,地震也许会震出来一个同一世界,关键是中共必须打开门户,必须放松和进一步的结束新闻封锁。
    
    竹幕已经被撒开,如何保持这个势头,并且逐步扩大,还是逼迫中共重新封闭?
    
    党内仍然对新闻控制松绑有着巨大的阻力,老一套的意识形态和既得利益都是新闻自由的死对头。从达官贵人的政权稳定到鸡鸣狗盗的做贼心虚,都不能容忍自由的声音。
    中共现在以民为本的提法,民既然是本,民就应该有说话的权利。自由的新闻不会对真理在握,双手干净的执政者构成任何威胁。自由的新闻不会威胁社会的稳定,只会威胁到那些违反民意的统治者和以权谋私胡作非为的人,威胁到他们的地位和官位的稳定。
    
    
    另一方面,国内外一股阳谋论铺天盖地而来:所谓中共事先已经预报出了即将发生的大地震,而为了不在奥运前引起慌恐,有意的隐瞒了这个将会夺去几万人生命的地震预报。
    
    成熟的英国社会,可以承担黛安娜被谋杀的阳谋论。而在舆论导向一直被党控制,新闻封锁只是开始有一些松动,又是刚刚发生地震后的中国,现在不具备能力承受这样毫无根据又耸人听闻的黑色加血色的阳谋论。
    
    地震灾区的人,不论是丧失了亲人,孩子,还是从死亡线上挣扎出来的人,在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在肉体上和精神上都需要医生帮助和治疗的今天,这样的消息如果传到了他们那里,就如在飞行的飞机上喊一声,这里有炸弹一样。
    也许这样做就会发生这些人一直希望的暴力革命?也许这些人抄做这个话题,就是希望引发地震灾区的暴力革命?
    
    
    地震局或报刊上可能有很多的材料,不排除现在能够发现和四川地震相吻合的报告。
    
    这些只是地震研究或一些传言,而不是准确的预报。只是后来发生了地震,正好吻合了这些说法。
    
    缺乏自信的中共愚蠢删除了过去一些有关地震的材料。因为他们认为这些材料可以都被用来证明阴谋论;而删除这个行动本身,反而成为阴谋论的根据。
    
    
    阳谋论的出现和泛滥,只会是让今天已经打开了一点点的竹幕重新封闭。新闻的松绑和政府行为的透明,应该使谣言失去市场;而现在仍然是谣言泛滥,而且是如此耸人听闻的谣言泛滥;没有自信的中共在试着走了一小步后,就会退了回去。
    
    
    地震发生后,海内外大量的捐款流入中国。根据谁买单,谁点菜的原则,捐款人有权利知道捐款的动向和有权利监督救灾的运作。
    
    不可能让这些捐款人都介入实际操作,但绝对应该让这些人有对实际操作的知情权;让这些人对地震救灾有知情权的方便可行的途径,就是媒体的监督,就是新闻自由。
    
    中共的腐败是制度性的腐败,这是共产党自己也不得不承认的现实。在今天的中国没有一个可以制约政府的力量,也就没有可能对中国政府有效的监督。
    
    媒体作为第四权力,在今天国际上民主化的大潮和国内民间力量的壮大的情况下,新闻松绑后,多多少少有了一些自由后的媒体有可能发挥越来越大的监督作用。
    
    谁买单,谁点菜,不只是对救灾,而应该是同样适用于纳税的人民和政府的关系。不过现在应该在地震救灾上多下功夫,而不必急于一步到位。
    
    在中国,中共垄断了一切权利,当然他们应该负一切责任。而今天,民间的救助行动,民间组织的参与,人民的募捐等,人民自动的承担了责任。
    没有权利的人民其实不必负责,但他们作为一个公民,的确应该有作为一个公民的责任,同样,他们作为一个公民,的确应该有作为一个公民的权利。
    人们在地震灾害面前,自愿和自动的付出,他们也同时一定会要求他们自己的权利得到保障。至少在目前,他们有权利理直气壮的要求对他们承担的责任,对他们的奉献;能够落实在灾区的人民手中,而不会被贪官污吏所蚕食和浪费。在地震救灾中,他们不但必须要求他们的公仆的操守,而且也必须要求他们的公仆的效率。
    
    
    地震时期,国内人民对知情权的要求,国际上对中共增加透明度的压力,都使中共对新闻封锁的松绑,成为可能。而新闻封锁的被打破,又会进一步促进社会的变革,也就会进一步扩大新闻自由。在这个社会变革和新闻松绑的良性互动中,新闻自由有可能成为中国民主转形的突破口。
    
    新闻自由的路漫漫,朝野左右双方都有人不愿意看到新闻自由的出现。但形势比人强;新闻自由的趋势,不是谁想控制,谁想扼杀就能够控制和扼杀的。
    
    张鹤慈 21。05。08 墨尔本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8/05/20080523170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