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北京首个黑社会组织覆灭 保护伞是城管队长和警察
(博讯2006年08月12日发表)

    
    昨天上午,北京市二中院对以胡亚东、胡亚风兄弟为首的顺义特大黑势力团伙作出了一审宣判。法官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3项罪名数罪并罚判处胡亚东有期徒刑20年,其弟胡亚风因犯10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该团伙其余32人也分别被判处1年6个月至18年不等的刑罚,其中包括一名城管队长和一名律师。由本案牵扯出的5名警察没有被列入黑社会性质组织,而是另案处理。至此,一个被认定为建国以来北京首个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覆灭。
     (博讯 boxun.com)

    年迈老父称儿子是祸害
    
    宣判预定在上午9点30分开始,但早在7点30分,胡亚东78岁的父亲在亲戚的陪同下就已来到法院门口等候。8点35分,当押着胡亚东兄弟团伙的9辆囚车呼啸而至法院门口时,腿脚不灵便的胡父从椅子上挣扎着站起来,边向窗外张望边念叨着:“我的两个儿子,两个祸害啊!”
    
    上午10点,宣判开始。此案的被告人共有34名,控罪54起,涉及罪名16种。昨天的判决书长达149页,共8万余字,审判长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宣读完。
    
    经过一个月的集中审理,法院认为,胡氏兄弟以暴力、威胁手段,有组织地大肆进行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歹,欺压、残害群众,以黑养商,通过贿赂收买个别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并在其提供的庇护和非法帮助下,实施有组织犯罪,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是首犯。该团伙其余30名成员均被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论处。
    
    胡氏兄弟被罚524万
    
    “被告人胡亚东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故意伤害罪,非法经营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262万元。”当审判长宣读到这里时,威严的法警立即将手铐戴在了胡亚东的双手上。
    
    胡亚东共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3项罪名,按照法律规定,所有罪名对应的有期徒刑加起来高达70年零6个月,法院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0年,而这也是我国刑法规定的有期徒刑的最高年限。
    
    此外,胡亚风共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0项罪名,所有罪名对应刑期加起来也有44年,法院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9年。同时,法院决定对胡亚东、胡亚风各处罚金262万元,两人罚金合计达524万元。
    
    “保护伞”结局
    
    一名城管队长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被判
    
    在黑社会性质团伙成员名单中,有一个人的身份比较特殊,他就是曾任顺义区城管监察大队高丽营分队队长的常有生。去年4月,胡亚东与时任城管队长的常有生合谋后,胡亚东指使手下冒充城管队员,以查处泔水车为名,在顺义区、昌平区向10余名车主索要钱财共计1万余元。
    
    开庭时,48岁的常有生曾辩解自己没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也没有与胡亚东合谋敲诈勒索。他说是城管监察大队委托胡亚东的顺六环停车场人员查扣泔水车,此行为是政府行为。
    
    但多名被害人的证言证实,常有生与胡亚东等人冒充城管队员,以检查泔水车为名,将他们的农用三轮车强行扣到顺六环停车场,索要罚款及停车,且他们都曾被迫向顺六环停车场交纳200元,向常有生交纳1000元。同时,被告人薄小军等人在公安机关也曾供述,常有生和胡亚东曾向公安机关谎称薄小军等人是协助执法,可见常有生是敲诈勒索的共犯,查扣泔水车并不是政府行为。
    
    昨天,法院一审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敲诈勒索罪判处常有生有期徒刑6年。
    
    一名律师充当团伙法律顾问获刑
    
    在“二胡”的黑社会性质团伙成员中还有一个充当团伙法律顾问的律师,他就是北京市青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秋臣。法院判决认定,2003年5月,在胡亚东的指使下,张秋臣敲诈他的当事人王福友8万元。
    
    庭审时,张秋臣曾辩解被控敲诈的8万元是他向对方索要约定的律师费,他认为自己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
    
    然而,王福友的证言证实,他找张秋臣寻求法律帮助后已经交纳了律师费,并没有合同债务关系。胡亚东找他要钱时,张秋臣指着他对胡亚东说:“就是他说给20万元。”最后,在找朋友向胡亚东求情的情况下,胡才将金额降到8万元。昨天,法院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敲诈勒索罪判决张秋臣有期徒刑5年6个月。
    
    五名警察均已接受审理等待判决
    
    法院判决认定,胡亚东构成行贿罪。1997年12月,胡亚东为逃避法律制裁,在得知承办案件的原顺义公安局预审员刘海英欲购买住房时,送给刘7万元行贿款。事后,刘海英在办理胡亚东故意伤害案时,在工作说明上写道,因刑警队一直未能抓获胡亚东伤害案的同案犯,无法取证。就这样,胡亚东将人打伤后一直没有得到法律制裁。
    
    1996年10月,胡亚东因故意伤害负案在逃,为了串供,他收买时任原顺义看守所民警郑葛,指使手下利用郑葛值班之机,与在押的嫌疑人见面,包庇胡亚东犯罪行为。2004年4月,在胡亚东服刑期间,顺义区看守所民警彭银生两次违反看守职责,擅自与胡亚东等人驾车出去到歌厅吃饭娱乐。
    
    据了解,除了上述3名警察外,此案还涉及一名市公安局预审员及顺义看守所原所长。7月26日至7月28日,市二中院已开庭对这5个警察进行了审理,目前还没有宣判。
    
    犯罪节录
    
    割下耳朵
    
    1996年8月5日,胡亚东在经营顺义东东汽车修理厂期间,因不满杜庄屠宰厂汽车修理班张国立减少了在修理厂的业务,指使姚顺勇等人拦截张国立对其进行殴打。其间,张振宇用餐刀刺伤张国立臀部,并将张国立右耳廓二分之一割掉。
    
    刺伤腹部
    
    2002年10月7日中午,胡亚东负案在逃期间,因不满郑洪波曾欲为张国立调和而怀恨在心,指使手下用尖刀猛刺郑的腹部,致郑洪波重伤。
    
    强占民屋
    
    2005年1月,胡亚风以刘朝绪的一辆斯太尔牌拖挂车作抵押,向刘朝绪发放20万元高利贷。后因刘朝绪无力偿还所剩高利贷,胡亚风强占了刘朝绪的房屋,致使刘朝绪及其怀孕的妻子被迫离开。
    
    扰乱选举
    
    2004 年6月5日,胡亚东为帮助赵建国当选为顺义区北小营镇前礼务村村委会主任,纠集多人滋事,严重影响正常的选举活动。同年6月8日,胡亚东在得知该村村民尹德福曾对他们的行为表示不满,遂指使李明志等人将尹德福从其家中带到一餐馆内殴打并索要20万元,索要未果后将尹某的轿车扣留十余天。
    
    庭外调查
    
    胡氏兄弟10年发迹史
    
    在顺义,提起胡亚东和胡亚风兄弟俩,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胡亚东兄弟,生于顺义,发迹于顺义,在被捕前,他们至少已在顺义横行长达10年之久。开修理厂起家
    
    45 岁的胡亚东和44岁的胡亚风出生在顺义区北小营镇前鲁各庄村。昨天,前去旁听的胡父对记者说,胡亚东在前鲁各庄村开过拖拉机,做过驾校教练,还养过家禽。在他的眼里,胡亚东这个大儿子脑子灵活,会赚钱。1986年,胡亚东去了顺义县城,之后和前妻离婚,胡父说,他因这事很生气,之后父子俩联系不多。
    
    “1996年左右开了个汽车修理厂。”胡父说,当时,胡亚风是顺义棉纺厂的副厂长,后来厂子解散,他也跟着哥哥一起经营修理厂。在胡父看来,兄弟俩在经营这间修理厂期间赚了不少钱,但他不知道胡亚东当时已有不少手下,并初步显示了其称霸一方的能量。
    
    因销赃罪曾入狱
    
    在“二胡”黑社会性制团伙受审的7月份,记者曾前往俩兄弟的老家采访。据一位乡亲介绍,胡亚东并不是一直都这么凶狠,“他以前只是朋友多,但不欺负人,他的转变是从第一次坐牢出来后开始。”这位乡亲说,1998年,二胡兄弟开始做起了倒卖报废汽车的生意,后来胡亚东因犯销售赃物罪被判刑。2001年,胡亚东刑满释放后,就已经很有一副黑老大的气派。
    
    “倒卖那么多车,没几年就出来了。”一位前鲁各庄村村民说,他们都知道胡亚东后面有靠山,也因此有更多的流氓投奔他,更多的百姓怕他。“他出狱时,差不多顺义区所有的地痞流氓都来了,在烧烤城为他接风。”该村民说。之后,胡氏兄弟开始真正“发家”,而此次法院认定的54起案件,几乎全发生在2001年之后。
    
    非法采砂原始积累
    
    2004年4月开始,胡亚东兄弟开始大肆非法采砂。由于特殊的地质关系,在北小营镇牛富屯村、东乌鸡村等村庄范围内,地表的一层土壤之下,全是砂石。而对这些砂石进行开采,是顺义区及北小营镇两级政府出公告严加禁止的。但胡氏兄弟对此并不理睬。
    
    据村民描述,当时很多人非法采砂都被阻拦,惟独胡亚东的拉砂车队畅通无阻。“因为他们的车队挂着‘古月’(胡字拆开)的牌子。”村民说,“古月”就是当时的通行证。
    
    胡亚东的父亲告诉记者,2004年4月,他在电视上看到政府禁止采砂公告后,曾打电话警告过兄弟俩,但胡亚东只是用“知道了”等话敷衍他。“我这两个儿子就是不听话啊,尤其是亚东!”胡父说,他的两个儿子正是因为那一次大规模非法采砂案发后被抓,并最终导致现在被判刑。
    
     来源:京华时报 /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6/08/2006081215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